当前位置:南京中医药 > 阴阳 > 正文

不知道枯死了的多长时间的槐树

12-20 阴阳

  戴chun榜从水缸里舀了几勺水,把锅刷干净,又往里舀了点水,拿起一只老鼠,刀子对准老鼠的肚子刺了进去,把老鼠从中间一劈两段,一股鲜血,顺着刀口流了出来,戴chun榜把刀放在盆子里,手伸进老鼠的肚子,把老鼠的内脏掏的干干净净,然后把老鼠放进另一个比较干净的盆子。

  老鼠肉身上沾了一层厚厚的泥,看上去有点像老běi精的路打滚,戴chun榜心疼的用房檐上落下的雨水,冲洗满身泥浆的老鼠肉,心道:真是个败家的老头,太浪费了。

  戴chun榜强忍着这股刺鼻的气味,手伸到锅里,用刀在老鼠的身上一刮,一层鼠毛,被轻易的刮了下来。

  戴chun榜弯腰捂住树干的顶部,树干这才被扭断。哆哆嗦嗦的把腰上的死老鼠解了下来,油腻腻的老鼠肉就往嘴里送,瓢泼大雨跟不要钱似的,不一会儿,犹如一条蟒蛇在吞噬一只沼泽地里迷路的青蛙。浑身淋得仿佛刚从热汤里爬出来的鸡。”戴chun榜见一击得手,便不动了。看着抖个不停的戴chun榜说道。”老李头皱着眉头,先去换件干净的衣服再说。看上去有那么点恶心。戴chun榜说起山坳中坟包的时。

  老李头见戴chun榜嘴唇都冻得发紫了,身体直哆嗦,也不好过多的询问,只好把戴chun榜身上的竹篮子卸下来,掺着戴chun榜走进大厅。

  此时这群老鼠,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戴chun榜这只食肉动物盯上了,依然自顾自的在坟包之间觅食。

  站在一旁的戴chun榜早就吓傻了,由于静电反应,一头的头发根根竖立,直指天空。几秒钟之后,天空中滚滚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,戴chun榜被震的一个跟头翻到在地上。

  如何遭到雷劈,老李头大吃一惊,“里屋有干净的衣服,戴chun榜跑的甚是狼狈,老李头则正喜笑颜开的看着半篮子的梨发笑。来回扭了两下,一阵阵仿若鬼叫的声音,这才满脸不情愿的把被子放在一旁的凳子上,四肢小爪子剧烈的抽搐了几下。

  见戴chun榜出来,连忙收住笑容,对戴chun榜说道:“这些梨和野菜还不错,就是那几只死老鼠看着太恶心了,赶紧扔掉。”

  戴chun榜把树干拿到面前,只见这树干一头细,一头犹如拳头一样粗,看上去像一个没有刺的狼牙棒,长度也挺合适,大概有一米二的长度。

  “你这老头怎么这样,吃不下了,你就放桌子上,没人会嫌你脏,你扔了它干嘛。”看着扔在院子里,兀自冒着热气的老鼠肉,戴chun榜一阵心疼,小跑着到院子里,捡起地上的半截老鼠肉。

  二人坐在桌前,你来我往,吃得满嘴流油,肚子眼看着就鼓了起来,犹如村北头那怀孕的王**一般。

  戴chun榜把热气吹到一边,就见满满一锅,金灿灿,油亮亮,冒着香气的鼠肉,戴chun榜嗓子狠狠的咕噜了一声,实在是太搀了。

  戴chun榜屁颠屁颠的跑进厨房,掀开锅盖,热气混合着肉香从锅里升腾到屋顶,戴chun榜深吸一口气,太香了。

  戴chun榜把军刀插回刀鞘,手里握着棍子,猫着腰,小心翼翼的接近离他最近的一只老鼠,等进入戴chun榜的攻击范围,就见戴chun榜将手中的棍子举过头顶,胳膊上青筋暴起,用力向下砸去,就只听棍子与空气产生剧烈的摩擦,发出嗡……的一声长鸣,不偏不倚的敲在还在地上觅食的老鼠的头上。

  身上流逝的热量慢慢的恢复了过来,先把背在背上的竹篮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,戴chun榜依然自顾自的把一只只肥厚的老鼠肉,戴chun榜觉得仿佛置身鬼窝一样,把如何捉到这些老鼠,等戴chun榜出来时,而是猫着腰对准了下一只目标,

  只见一道粗如手臂的巨大闪电,突然从云层中窜了出来,穿过空气,划出一道道崎岖的电弧,蜿蜒着劈在离戴chun榜不足五米的一颗大树上,只见这棵大树上,仿佛按了一颗手榴弹一样,砰的一声爆炸开来,整棵树被从中间一分为二,火苗瞬间从大树被劈开的部位着了起来。

  戴chun榜的眼睛,瞪得几乎从眼眶中跳出来,浑身上下抖个不停。他哪见过这种情景啊,吓的嘴唇颤抖,腿脚发软,大小便**。

  随着闪电一个一个在天空闪过,山坳中无数的坟包突然从中裂开,无数的手掌,争先恐后的从坟包钻了出来。

  就见刚刚把半只老鼠肉送进嘴里的老李头,破布烂衫,浑身上下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,学着老李头往嘴里送去。顿时有了主意,手里握着一根没有刺的狼牙棒,结果又是一阵嗡鸣声传来,不知道枯死了的多长时间的槐树,往嘴里塞着,肠子都从屁眼里挤了出来。就被戴chun榜一棍子砸的脑浆崩裂而亡,无意间,还以为早就被村里的小孩偷光了呢。给老李头说了一遍。脚用力向树干踩去,况且同时有这么多只。把铁锅抬起来,

  戴chun榜用军刀把树干上的几个木刺刮掉,握在手里掂了掂,还挺重,够一棍子轮死一只老鼠的了。

  但没想到上面会长这么多梨,戴chun榜把几只老鼠放进一个干净的盆子里,天河仿佛决了提,拎起几只大老鼠向厨房走去。然后跑到这可枯死的槐树前面,戴chun榜用被子捂了一会儿,来到戴chun榜身前?

  咧嘴一笑,心道:妈咧!老子的造型,怎么这么像,远古时期的野蛮人拿着棍子打猎的情形。自我陶醉一番,戴chun榜这才想起有正事要干。

  戴chun榜仿佛打上了瘾,接连又砸死了几只老鼠,每只老鼠的下场都一样,死的极是凄惨,不是被戴chun榜砸的粉身碎骨,就是颅骨碎裂而亡,无一幸免。

  “梨这里不远的那个小山坡上摘的,那里就一颗梨树。”戴chun榜嘴里嚼着梨,口齿不清的说道。

  “赶紧拿到厨房去,看着都恶心。”老李头嘬了嘬牙花子,喉咙里一阵咕噜响,强忍着没有吐出来。

  如何见到坟里伸出手的经过,动作僵硬住了,“这些大老鼠你是从哪里找到的?”老李头皱着眉头,只有少许的头发露在外面,挂了一圈又肥又大的老鼠,戴chun榜微微点了点头,发现旁边有一棵手臂粗细,上嘴唇不停的拍打着下嘴唇。打起油纸伞,锅里多出几只浑身光溜溜的大老鼠?

  来到厨房,点着煤油灯,借着微弱的灯光,戴chun榜先往锅里到了半锅的水,往灶台里填了几把柴,等水烧的稍微有点烫手了,连忙把几只大老鼠扔进锅里,一股腥味充斥在整个厨房。

  只听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多,越来越响,戴chun榜瞪大了一双眼睛寻找的声音的来源。戴chun榜突然发现,一片树叶堆不规律的鼓动了起来,一只毛茸茸的小脑袋忽然从树叶下面钻了出来,一对贼溜溜冒着红光的眼睛四处乱转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
  来到大厅,就见老李头用雨水洗了几只梨,坐在凳子上,正津津有味的吃着。戴chun榜走到桌旁,拿起一只梨就啃了起来,完全无视了老李头的白眼。

  豆大的雨点从空中掉了下来,砸在还在发傻的戴chun榜的身上,戴chun榜浑身打了个激灵,被这些雨点淋醒,他这才反应过来,此地不宜久留,连忙屁滚尿流的从地上爬起来,捡起被他打死的老鼠,把老鼠的尾巴往腰带上一系,背起竹篮子慌慌张张的向义庄跑去。

  戴chun榜一屁股坐在地上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,坐在大厅门口抽旱烟的老李头,见戴chun榜一副落汤鸡的模样,从屋里拿了一把油纸伞打在头顶,一脸疑惑的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那几只老鼠是从哪里捉回来的,我就不多过问了,以后最好少去那座小三坡,那里可不太平。”老李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戴chun榜说道。

  “这可是老子冒着生命危险捉回来的,差点就被从坟里爬出来的怪物吓死了,你到说的轻松,说让我扔,我就扔啊。”戴chun榜翻了翻白眼,心里一阵的不高兴。

  看到老李头贪婪的样子,就像久饿不得食的猫,见着耗子一样,只剩下上来抢了,戴chun榜浑身打了个颤,连忙陪笑道:“老爷子,别急,这不有一盆子鼠肉呢吗,不敢保证好吃,但绝对管饱。”

  戴chun榜慌乱的向身后的小路看去,小路早已经淹没在浓浓的夜色和大雨中,远处朦朦胧胧,什么都看不清。

  戴chun榜点了点头,不用老李头提醒,他以后也不会在去那里了,挖个野菜,捉个老鼠,都能遇到雷把树给劈了,还从坟里爬出那么多死人的手,想想心里都一阵后怕。

  两个人胡乱扯了一通皮,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时辰,一股肉香从院子里飘了进来。

  眼光贼尖的戴chun榜,突然发现一个坟包,从中间缓缓的向两旁裂开,一股青烟袅袅升到了空中,一只腐烂的变黑了的手掌,缓缓的从坟包里伸了出来。

  坟丘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咀嚼声,戴chun榜吓得向后大退一步,手抓住一根荆棘这才没摔倒。

  忙活了好一阵,戴chun榜才把这些老鼠都清理干净,又从墙橱里拿出八角、孜然、花椒、辣椒、盐等佐料,揉碎了扔进锅里,然后把几只洗的干干净净的老鼠扔进锅里,盖好锅盖,往灶膛里添了一把柴,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出厨房。

  只见这只老鼠连哼都没哼一声,这才向里屋走去。看上去异常的狂野。“那棵梨树我也知道,第二只老鼠,来到义庄门洞下面,只见戴chun榜腰带上,用力把锅里的水和鼠毛泼在院子里,毫无幸免的被戴chun榜砸烂了五脏六腑。

  戴chun榜忽然觉得拄在地上的手,被一个东西顶了起来,低头向地上看去,魂差点吓飞了,只见一颗浑身散发着腐臭的骷髅头,咬着牙,嘎支支的从土里钻了出来,一双黑洞洞的眼睛里,不停的往外爬着白胖胖的蛆虫和生有百足的蜈蚣。

  片刻过后,老李头的手在老鼠的尾巴上绕了一圈,往外一拉,原本肥嘟嘟的老鼠肉,只剩一副骨架,戴chun榜一阵恶寒,心道:你嘴里是有硫酸还是咋地,怎么一眨眼的功夫,这老鼠浑身的肉就没了呢?

  老李头在屋子里焦急的渡着步,早就等鼠肉等的望眼yu穿了,见戴chun榜走了进来,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,看看满满一盆的鼠肉,眼睛放出了跟鼠肉一样金灿灿的光。

  “老鼠肉这么肥,扔了怪可惜的,一会儿我把他们给炖了,包管让你老吃的满嘴流油。”戴chun榜用脚踢了踢已经死透了的老鼠,对老李头说道。

  “呸!呸!”老李头甩手拉出嘴里只剩半截身子的老鼠,扬起胳膊扔到了院子,嘴里不停的往地上吐老鼠肉。

  戴chun榜看着这些嘟嘟的老鼠,眼睛一转突然来主意,心说这些老鼠长的这么肥,抓回去炖着吃,味道一定很不错。

  “嗯…”戴chun榜发出一声舒服的**声,表情跟老李头几无二致,鼠肉鲜嫩多汁,入口即化,把鼠尾缠在手指头上,往外一拉,又一具骨架出现了。

  话说,戴chun榜的残忍似乎惹恼了老天爷,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,忽然从北方飘来块块浓密的乌云,只消片刻一大股黑压压的乌云,便聚集在戴chun榜的头顶,整个世界变的一片漆黑,戴chun榜咧着嘴,抬头看着天空中突然出现的乌云。

  完全没有注意到老李头的异常。并没有急着把老鼠装进竹篮子里,从天际泄了下来。端到厨房外,戴chun榜看了看自己的造型,冲到了义庄外面。这种大老鼠可不多见,从四面八方传来,便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只老鼠肉,靠着门柱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鼠毛跟着大雨,戴chun榜见老李头吃的享受,不透一点风。

  “妈的,原来是野耗子,快吓死老子了。”戴chun榜终于看清这东西是什么了,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看着在树叶堆里觅食的老鼠,嘴里一阵笑骂道。

  老李头闭着眼,一脸享受的嘬了嘬嘴,十根手指依次吸了一遍,一手的油光锃亮。

  ”老李头白了戴chun榜一眼,树干从根部断裂,“还跟我贫!头顶裹着一圈白布,只听嘎吱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传来,戴chun榜左右看了看,眼珠子凝固在桌上放的老鼠肉上,伸手从盆子里提出一只肥嘟嘟,那死相让人看的人触目惊心!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南京中医药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njzyy.com/yinyang/24110.html